土耳其将举行公投 土耳其经济何去何从?——

2017-04-17 14:16 文章来源:恒源资本 作者:恒源资本 阅读(

恒源资本

土耳其将举行修宪全民公投,对自2019年起是否将实行总统制进行表决。媒体纷纷将目光聚焦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身上,路透社14日称,这场历史性的全民公投将是埃尔多安重塑土耳其的重要时刻。明天,土耳其修宪公投的大幕终于正式开启,这是否会给土耳其和欧盟之间的贸易关系再添火药?

据土耳其媒体14日报道,埃尔多安在13日的宣传活动中说,公投是对国内和国外做出的回答,希望选民以一个十分响亮的声音说“是”。“要是我们几年前就修改宪法,不至于付出沉重的代价”。埃尔多安在公投宣传活动中不止一次表示,有土耳其特色的总统制将摒弃羸弱的政府,结束总统和总理二元领导制度,防止像去年那样的未遂政变发生,建立一个有效率的国家政权以及实现土耳其的繁荣。

但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和库尔德族裔的人民民主党则要求选民说“不”。反对者非常担心,土耳其正远离现代土耳其之父凯末尔打下的世俗社会基础,同西方民主与言论自由的价值观渐行渐远。

“走向稳定还是专制?”

《华盛顿邮报》14日称,此次公投已经让土耳其陷入分裂。支持者说,从议会制到总统制,将带来国家急需的稳定局面。但反对派认为,总统制将把土耳其引向埃尔多安一人专政。美联社称,在新宪法下,总理职位被废除,总统有权任命内阁部长和高级官员,任命土耳其司法机构半数以上的人员,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及颁布法令。如果土耳其改成总统制,埃尔多安的总统任期至少可以到2029年。土耳其卡迪尔哈斯大学教授卡西姆·汗认为,宪法修正案涉及的18个条款使得三权分立的界限变得模糊,权力制衡被削弱,而总统的权力被大大加强。外媒则引述土耳其前外长亚克什的话说,埃尔多安曾经将民主比作有轨电车,“到了目的地,你就不需要了。埃尔多安现在已经下车了”。

法新社称,如果公投获得通过,埃尔多安将信心满满地放缓加入欧盟的努力,同时向西方表明,土耳其可以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国家建立战略联盟。华盛顿近东研究所土耳其问题专家恰阿普塔伊称,即使埃尔多安赢了,到头来土耳其还是有一半人喜欢他,另一半人恨他,这就是现代土耳其的危机。

外媒报道称,土耳其正面临一系列困境。未遂政变后对政府公职人员的清洗,让土耳其处于行政真空。该国经济也在苦苦挣扎,1/4年轻人失业,达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点。此外,IS和库尔德武装正在土耳其的领土上制造分裂。

修宪公投是否能够通过?

土耳其广播电台称,最新的民调显示,赞成票应该在51%至53%之间。法律要求只要获得50%以上的支持,公投即可获得通过。然而,专家也提醒应该做好两手准备,比如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就与民意调查结果大相径庭。美国《外交政策》杂志14日称,长期被压制的土耳其少数族裔——包括占选民总数1/5的库尔德人——的决定将会影响此次公投的走向,甚至是“决定性的”。

风险内外夹击 经济贸易如何走势?

风险不只潜藏于土耳其内部。

今年3月,埃尔多安政府原本打算在德国、荷兰进行修宪公投的造势活动。但是由于担心土耳其实行总统制后埃尔多安独揽大权,加之拉票活动可能引发本国社会安全问题,欧洲多国进行阻拦,由此引爆土耳其与欧盟多国之间的一场外交危机。埃尔多安一度抛下狠话,称将重新评估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欧盟外交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等欧盟官员则毫不客气地批评了埃尔多安的激烈言辞及其提议的宪法改革。

“本来是伙伴国家,现在却变成了麻烦。”德国媒体这样形容土耳其,并将澄清与土耳其等邻国关系列为欧盟2017年必须着手处理的五大危机之一。

如今,修宪公投在即,外界不免担心,土欧之间的“火药桶”是否可能被再次引爆?

“近年来,土欧之间始终摩擦不断。一些欧洲国家一直指责埃尔多安限制新闻自由、政治自由,尤其是在去年未遂政变之后,他们认为埃尔多安已将民主和法治破坏得差不多了。”崔洪建认为,如果此次公投通过,实际上就是以法律的形式将总统的权力固定下来,这会进一步加剧欧洲国家对土耳其的担忧。

殷罡同样不看好土欧关系的未来走向。“现在可以做出的一个基本判断是,土耳其在内政外交上的独立性会更强。对欧盟来说,土耳其将是一个更难对付的伙伴。”

当然,迫于当下久拖未决的难民危机,欧盟在处理与土耳其的关系时不会太过“任性”。

“欧盟会在舆论上、政治上对土耳其施加一定的压力,但是也会保持一个底线,不让已经签署的欧土难民协议中断或是出现大的倒退。”崔洪建指出,目前欧盟也在寻求一些能够从中长期缓解难民危机的措施,一旦这些措施起到一定效果,欧盟就会削弱在欧土难民协议上对土耳其的依赖。

更为直接地道出了欧盟目前正在艰难维持的一种平衡:“它既希望紧密联系土耳其,同时又想保持对土耳其的改革压力。”

至于埃尔多安日前提出将在修宪公投之后,重新考虑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计划,分析普遍认为这一计划的实现将遥遥无期。“土耳其‘入盟’的可能性为零。”殷罡指出,原因很简单,根据目前的形势,面对一系列积累已久、难以应付的矛盾和冲突,欧盟不可能再接受一个人口如此庞大的穆斯林国家。


上一篇:金融业者“走为上策”? “脱欧”谈判谁占上风
下一篇:香港证监会:上市架构咨询尚未有总结立场——
我要开户 我要开户 恒源直播 恒源直播 软件下载 客户端